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 > 信息公開 > 基本信息公開 > 工作動態 > 巴中要聞 >> 正文

精準脫貧路越走越寬闊

  數說巨變

  全市建檔立卡貧困戶從1993年的90多萬人下降到去年底的6.29萬人,貧困發生率降至2.1%

  2014年以來,累計投入扶貧資金782.7億元(其中整合各類財政涉農資金94.8億元),撬動金融和社會投入30.7億元

  今年要實現通江縣和平昌縣摘帽達標、101個貧困村退出、6.09萬貧困人口脫貧

  時至六月的中午,陽光燦爛,照射在通江縣瓦室鎮鹿鳴村一座新修的農家小院內。小院的主人張學勝正忙著在廚房做飯,從小患有白化病的他,受不得強光刺激,只能抽早晚干室外活。

  張學勝說,2015年他家被納入建檔立卡貧困戶,通過易地扶貧搬遷,不花一分錢住進了新樓房,發展起蔬菜、土雞和養魚為主的五園經濟,一年收入三萬多元,已經順利脫了貧。

  脫貧路上,全市建檔立卡貧困戶從 1993 年的 90 多萬人下降到去年底的 6.29 萬人,貧困發生率降至2.1%。沉甸甸的數據背后,是老區發展史上的一次跨越,是歷屆市委、市政府一茬接著一茬,帶領老區人民追夢新時代的生動注腳。

  政策用得好

  脫貧走上快車道

  “多虧了醫療扶貧政策,我的命就是國家救回來的。”南江縣關壩鎮小田村因病致貧戶覃發英說,2013年查出心臟病后,感覺天都要塌了。因治療不及時,他的病越來越重,等再次住進醫院,住院費5萬元,報銷后自費不到 5000 元,“沒想到政策這么好。病情穩定了,心情也好了,這幾年我加油干,窮帽也摘了。”

  防止因病致貧返貧,我市建立1.36億元“醫療扶助基金”集中用于貧困患者醫療扶助,組建專家隊伍開展家庭醫生簽約服務,對全市699個貧困村和1628個非貧困村群眾開展現場檢查、指導診治,卡住了致貧返貧關鍵點。

  要實現2020年與全國全省同步小康,既是政治任務,更是歷史使命。從扶貧專項方案到一次次現場會,從制度設計到精準出擊,一系列好政策接二連三出臺,一條一條被落到實處。

  “巴中貧困面深,脫貧難度大,用好政策是關鍵。”市扶貧開發局相關負責人介紹,圍繞“兩不愁三保障”,全市打捆使用易地扶貧搬遷、危舊房改造、土地增減掛鉤、地質災害避險搬遷等政策,全面完成“十三五”期間5.16萬戶遷建任務,改造危舊土坯房11.9萬戶,用一套安居房,為貧困戶脫貧添上幸福的甜頭。

  幫扶幫到位

  生活每天變個樣

  “產業規劃有幫扶干部,農業技術有農技員,農產品銷售有電商網點,脫貧不成問題。”在巴州區曾口鎮秧田溝村,貧困戶馮天喜樂滋滋地說。

  窮有千種,困有萬般,解決的方法卻只有一個字:干。

  不僅要老百姓自己干,還需要一批有責任、有擔當、有方法的扶貧干部出實招、幫著干。為此,我市配強幫扶力量,在7萬多名黨員干部結對幫扶貧困戶、699個駐村工作隊駐村幫扶貧困村基礎上,新抽派市縣業務骨干6431名、組建1102個駐村工作隊,對所有非貧困村實施駐村幫扶;制定駐村工作隊5類20項具體任務,確保幫扶工作落地有效。

  不止如此,近年來各界社會力量不斷匯聚巴中,香港各界扶貧促進會定點幫扶巴中,目前已啟動實施項目3項11類,到位資金4290萬元;東西部扶貧協作項目啟動,今年新實施項目46個,首批到位資金1.2億元;用好用活“中國社會扶貧網”,務實開展扶貧日捐贈活動,累計吸引社會扶貧投入近30.7億元,13.8萬戶貧困群眾受益。

  不勝不收兵

  我們都是追夢人

  第一次見蒲玉德的情景,南江縣趕場鎮齊坪村第一書記黃江記憶猶新:房前屋后又臟又亂,屋內破敗不堪,才40歲的蒲玉德坐在家里耍手機,家里的3畝地雜草叢生,靠著老母親賣菜和領低保維持生活。

  思想走不出窮山溝,老蒲干脆破罐子破摔,面對來動員的扶貧干部,老蒲口上答應,卻毫無實際行動。經過扶貧干部一個多月的坐板凳拉家常,最終說服他到縣城學會了燒電焊。第一個月上班就掙到四千元錢,嘗到甜頭的他干得比誰都起勁,不到一年,老蒲成了村里的“最美脫貧戶”。

  老區群眾的精氣神,其實就藏在一道道山梁深處、一條條溝壑之間。“巴中人歷來就有‘寧愿苦干,不愿苦熬’的精神,由于種種原因,一些貧困戶缺乏脫貧主動性,但渴望發展的勁頭一旦被激發出來,就會迸發出無窮的力量。”市扶貧開發局相關負責人介紹。

  要打贏脫貧攻堅戰,激發貧困群眾內生動力是關鍵,近年來,我市堅持德治、法治、自治與“志、智”雙扶相結合,深入開展感恩奮進教育和“勵志扶貧”行動,創新開辦“農民夜校”“村民議事堂”,探索實踐村民“道德銀行”和“五建五評五比”機制。

  一個貧困戶、一個脫貧故事,折射出的是一個時代的光芒。對全市來說,摘帽不停歇,鞏固脫貧成果不歇氣。摘掉窮帽的貧困戶還在鼓足干勁、一拼到底;即將摘帽的貧困戶正在奮起直追、不言放棄。

浙江11选5前三直遗漏